一只喜欢吃甜cp的足球狗

【黑手党AU】Magnets 01

 @.Franwood.21  @Load up on guns  @折枝Rosemary 你们要的金红🙈🙈

-

听见后面传来的脚步声,他加速奔跑。

用肩膀狠狠撞击铁门后,他一侧身,两步并作一步,飞下楼梯。阴暗的光下,只留下了他的影子。

五层,四层,三层。后面有人追了上来。不假思索地,他打开旁边的窗户,扒住窗檐,一只脚已向下迈去。

脚步声停了。他一转身,看见一个金黄色头发的男孩,放下了手枪,怔怔地盯着他。

他扬起嘴角,跳了下去。

“他的眼中有星辰”。Joshua望向他消失在黑夜中的背影。

-

Joshua知道自己被予以了重望。

年幼时,他被父亲放到各个帮派去流浪卧底。当父亲把他从斯图加特带回时,他明白了自己将要承担些什么。

“这是教父的戒指”,Lahm将简约的银戒指从拇指摘下,递给了Joshua。“Manu会带你学习一些基本的规则。80%的任务将由你安排了。”

一切都进行地有条不紊,仿佛生活本应是这样,平静得像一潭幽蓝的湖水。他计划好了一切,深夜的行动,廖无人迹的荒废工厂,完备的枪支以及他信得过的小组,货物绝对是他的了。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个黑发的男孩,带着一丝笑容,就那样轻松地抓住那个含有所有本国黑手党人员信息的硬盘,纵身跃下,不给他一丝反击的机会。他没有想到,那个帅气的男孩,即将如一枚石子一样,在他的心中激起千层浪。

-

深夜,最后一班车到了多特蒙德。Julian在列车减速时悄无声息地跳下,沿着轨道奔跑,拐入小巷。一辆黑色的奥迪等着他。很好,他想,这很总裁范。

打开车门,他很有自知之明地坐到后座。Ginter抬头望了一眼后视镜,眉毛稍稍抬了抬,然后开起了车。Erik扭过身子,兴奋地开始和Julian聊天。

“嘿嘿,Julian,听说今天慕尼黑的人也去了?你看见那个继承人男孩了吗?”

Julian无奈地笑了:“这你都打听到了,看来这多特蒙德第一情报员的称号真是名副其实啊。”

Erik推推他,“别打岔,快说,他怎么样?好看吗?”

“我们的金总还在这呢,你这么嚣张?行行行,满足您了,那男孩挺蠢萌的,看见我把他的勃朗宁都放下了。”

“哈哈哈,看来我们的万人迷同志又让一位年轻不知世事的男孩拜倒在石榴裙下了。行,我服气了。Matthias,快安慰安慰我。”

Ginter闻话,立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长脖颈,凑到Erik的脸上啄了一口,随即又端坐在驾驶座上极其认真地以80迈的速度平稳地驾车。Erik整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成了粉红色。

“你们俩能不能注意点,单身狗还在这呢!我很不满!”目睹了一切的Julian只想赶快与他家那张king size大床相亲相爱。

“行了,也就我们俩愿意放弃独处时间来接你,月色这么好,你看看窗外得了。”

汽车一个转弯,稳当地停在了公寓门口。Julian和依旧散发着粉红少女心的两人道别后,匆匆跑上了楼。

不出意料的,他在二层的楼梯拐角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Marco Reus在那个人离开的三个月后每天凌晨都坐在那里,手里拿着一只香烟,有时是点着的,有时他只是静静地拿它,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想些什么。Julian只是同往常那样,轻轻拍一拍他邻居的肩“Marco,你该回家了。”

静坐在那里的人浑身一抖,随即好像明白了些什么,安静地跟在Julian身后,拐入门廊。

Julian看见他的邻居安全地进了门后,轻轻叹了口气。从他来到多特蒙德起,他就目睹了那两人是如何紧紧像两块磁铁一样吸引着对方的。作为局外人,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两人是如何暗恋着对方却又不敢轻易迈出那一步,只是像圆舞曲那般,若即若离。而那一切,全在Robert离开多特蒙德后消失了。那个人的名字,对于Marco,成了禁忌。

关上门,他跳上自己的床,凝望着月光透过百叶窗落在墙上的月影。他强迫自己闭上了眼。今天经历的太多了,你需要一些睡眠。放平呼吸,他陷入了睡眠。

-

Marco又是被推醒的。睁开惺忪的眼睛,他的邻居,他的小同事,那个邻居家的男孩正睁大双眼,担忧地望着他。他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Julian把他从极差的睡眠状态拯救出来了。这是一个好男孩,值得一个真正深爱他的人去珍惜。他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那个人。唉,他们从来就没有过开始,何谈结束呢。他只是一厢情愿地每晚回忆那些他以为美好的瞬间罢了。摇摇头,他进了家门,直接走向淋浴间。

冰冷的水珠滑过他的身体,让他整个人浸没在那被空白填满的失重感中。凌晨两点,泪珠从他的眼角滑下。三个月前的那个夜晚,Robert告诉他,自己就要前往慕尼黑了,向他道别。他依然清楚地记得他是如何发着疯地质问他,愤怒地留下眼泪,甚至举起他的羽毛枕狠狠地砸向对方,而波兰人只是一动不动,低着头接受了一切。他最后推开了他,关上门,透过百叶窗看见波兰人在雨夜里伫立在公寓门口,雨滴从上而降,打湿了他喜爱的那一头金发,淋湿了昂贵的黑色风衣,最后滚落在地。他闭着眼睛,狠心拉下了窗扇,无力地靠着墙壁滑落,蜷成一团。他不恨Robert,因为他有权力追求更好的一切,在他一直仰慕的地方做他热爱的事。他只是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如何爱那个人到骨髓中却不肯迈出小小的一步,说出那只有三个字的一句话,痛恨自己不肯放心爱的人去那个属于他的世界,痛恨明明一切都是自己的错,他却让对方为他而愧疚。这样更好,他心想,他不会知道一切,他会遇到更好的人,而我,会忘记他的。

可他错了。他没有想到仅仅是淋浴间的水滴就无数次让他回想起那个雨夜,一声不知叫谁的“Robert”就让他回过头去,满街寻找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碰见一个人的蓝眼睛就会让他想到,他瞳孔的颜色太浅了,Robert是那种湖蓝色,平静深沉,足以让任何人被吸引。他已经深深陷入了那个怪圈———坚信自己能逃出却又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无力地捶了捶浴室的瓷砖,他想,那个波兰人一定是对他下了什么魔咒。

 

*撸了一发,不知道大家觉得怎么样。满足小仙女们的甜甜需求,没有be啦!!!如果可以的话,我就按这种文风更下去,会有狮糯,胡花和磁迈上线。可能的ooc预警。


评论 ( 9 )
热度 ( 22 )